一些涉及奥数培训的课外辅导机构纷纷停课,走

日期:2020-01-04编辑作者:校内新闻

  3月,是学习奥数的小学生们的考试月:走美杯已于上周日考试,希望杯、华杯也将陆续开考。在社会各界的一片质疑声中,某培训机构甚至贴出喜报:1544名学员在2月发榜的迎春杯上获奖,卫冕北京市冠军。

2012年下半年,奥数从“热点”成为了“焦点”。

  奥数适合小学生学吗?

8月22日,北京市各主要媒体都在显著位置刊登了北京市严禁奥数成绩与升学挂钩的消息,并明确从8月28日起到10月31日,暂停全市所有涉及奥数的培训,期间,教委会同工商部门展开了联合执法检查,重点对培训机构的课程要求、广告宣传、任课教师主体、学校管理等方面进行梳理。一些涉及奥数培训的课外辅导机构纷纷停课,坊间流传的消息更是铺天盖地。

  西安一媒体上周公布了一份特殊的奥数考试成绩:在社会各界人士与小学生一同参与的体验考试中,小学生考得比成人好,成人组中包括6名中学、大学老师,但没有一人上及格线,专门教数学的大学老师得分仅有56分。

一周后,包括人大[微博]附中、北京四中等名校在内的30所北京市城区学校负责人郑重向学生家长[微博]和社会各界做出承诺,不直接或变相采取考试的方式选拔学生、控制课程容量和难度、提高教师能力。

  几乎人人喊打

9月6日,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参加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新闻发布会,再次强调严格禁止以奥数成绩等特长作为义务教育阶段升学与入学的依据。

  参加此次奥数考试的中学教师孙老师内心很纠结:答题很费劲,想必小孩子做会更痛苦。

对教育界来说,“禁奥”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孙老师的纠结和众多家长一致。上个月,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与搜狐新闻中心,对11050名公众进行的在线调查显示,83.6%的人支持改革或取消奥数,其中43.8%的人主张“不应该取消,但一定要改革”,另有39.8%的人主张“完全取消”。这意味着,改革现有的奥数教育,已成为公众较为普遍的认知。

据了解,教育部早在2001年就发布禁令,规定奥赛成绩不得与中小学招生挂钩。之后,各地不断出台“禁奥”政策。

  在今年1月的北京市“两会”上,市人大代表、国务院参事沈梦培起草了《坚决反对用“奥数”选拔学生的议案》。不到半小时,该议案就得到了53名代表的联名附议。

以北京为例,2003年北京市颁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小学管理行为的通知》,2005年叫停了“迎春杯”数学竞赛,2009年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治理利用培训机构选拔学生干扰义务教育阶段入学秩序行为的意见》,2011年发布了《关于禁止组织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参与学科竞赛活动的通知》,所有这些规定都明令禁止奥数成绩与升学挂钩。

  奥数,为啥成了“过街老鼠”?

然而,诸多禁令不仅没能禁止奥数,反而让它越来越“疯狂”。

  “人人喊打,就得先看看奥数究竟是个什么?”原北京一中校长王晋堂态度鲜明,他曾组织数学教师对2005年以来的历届迎春杯试题进行了分析,发现奥数试题可分为两类,一是知识提前,如“鸡兔同笼”、“同行相遇”、“水池管子”等试题,孩子们上了初中,用一元一次方程立马可解;二是偏和怪,如一座铁路桥全长1200米,一列火车开过大桥需要75秒,火车开过路旁的电线杆只需15秒,那么火车全长是多少米?为什么要关心开过电线杆的时间?王晋堂和老师们得出的结论是:奥数根本不适合小学生学习。

有人说,2012年的“禁奥”在北京堪称“史上最严”。

  2009年,世界著名数学家安德烈奥昆科夫来华访问时,就发生了啼笑皆非的一幕:中国小学生的奥数题,竟难倒了这位数学界最高大奖菲尔茨奖的得主。他说自己从来没学过奥数,也不理解中国小学生拼命学奥数的做法,他认为那些太难、太刁钻的题目,很可能伤害了孩子们学习数学的兴趣。

这让人们不由得想起2009年的成都。当年成都市下决心要“干掉奥数”,下达的禁令包括“在职教师校外有偿补课将被开除”,“招生看奥数,校长将被免职”等多条,被称为史上最强“禁奥风暴”。

  著名数学家杨乐在江苏参加了一个报告会,会上有个四年级孩子提问:因为上一所好中学要有奥数竞赛成绩,所以他和同学要上很多培训班,“奥数真的有用吗?”杨乐说,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定位本来是一部分对数学有兴趣的高中生,但是现在许多奥数培训班从小学二年级就开始,挺不正常。

但是,三年后的今天,奥数并没有因为这次“风暴”而开始降温,反而在很多地方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喊打十年不倒

即使在成都,如果你打开相关网站,各种备战小升初的帖子仍然很热,在一份“重点中学入学攻略”中我们看到了下面的文字:“由于教委把‘重点班’列为封杀的对象。‘入学摸底测试’就成为了重点中学‘分班’的代名词。……考试就会向数学倾斜,……重点中学的数学题还是以奥数题为主……”

  奥数,凭啥成了“刚性需求”

每一次的禁奥行动几乎都以“死灰复燃”告终

  “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已经有59年历史,1986年起,我国正式组建6个人的国家队,参加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除了三次成绩稍有点偏后,中国总是第一二名,而且以第一名居多。

为什么本来只适用于少数学有余力且有数学天赋的孩子的东西,却成了折磨绝大多数孩子的工具,而且呈现越来越疯狂的局面?

  1998年,奥数突然变热,并且逐渐低龄化。一位奥赛的组织者分析认为,最直接的原因是初中入学考试取消,不少重点中学为了招收更多的优秀生源,把奥数作为标准。同时,这一年高校开始扩招,奥数成了名牌大学热门专业的“敲门砖”。以北大2009年招生为例,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四大学科奥林匹克竞赛,代表中国队参赛的19名队员中,除1名学生去向未定外,其余18人有16人均提前选择了北大。

奥数是半个世纪前被华罗庚先生带到中国的,1956年,在华罗庚、苏步青等老一辈数学家的倡导下,举行了首次中学生数学竞赛。

  早在2001年,教育部就下了相关禁令,不允许奥数和升学挂钩。10年来,教育主管部门和各地针对奥数,屡有禁令和行动,但仍未从根本上撼动奥数的地位。

后来随着“数学竞赛也要从娃娃抓起”的呼声越来越高,小学生奥林匹克竞赛应运而生。

  周先生的孩子在中关村某小学上二年级,去年起他已经给孩子报了奥数培训班和大提琴培训班。接送、陪读让他们夫妻筋疲力尽,他说,填写公众意见,我也是反对小学生学奥数。现实是,咱们想择校、学校想择生,孩子不“优”行吗?“优”就得有证书。

随后,这样的政策出台了:在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科学、信息科学五个学科的高中竞赛中取得名次的学生可以免试上大学。

  “我们和专家一起对奥数喊打,但我们底下还得让孩子在奥数比赛里取得好成绩,借此赶紧‘渡江’、‘上岸’”,周先生这种观点,在小升初家长论坛里并不鲜见。一位家长说,经常从报纸上看到连篇累牍报道奥数的事情,印象中2005年和2009年就有过大讨论,也看到了相关部门的决心。但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校长因奥数招生被免职,反而迎春杯的颁奖有央视少儿频道主持人等各界人士参与。

同样的逻辑,小学的竞赛优胜者,可以保送上好的初中,初中的竞赛优胜者可以保送到重点高中。

  2005年,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范伯元做客城市管理广播时,有市民询问他对奥数的看法,这位副市长当即说道:“简直毁孩子,这个奥数是最无聊的一种比赛”。也就在那一年,北京迎春杯考生数量达到4万人,市教委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查处,并通报各区县教委,要求停止各类奥数辅导班和竞赛。

奥数由此开始变味了。

  不久,奥数卷土重来,奥数的四大杯赛,也划出了一定的获奖比例:华杯的获奖比例在70%,走美杯一等奖5%、二等奖10%、三等奖15%……结合获得的信息,培训机构也在对奖项发表自己的观点,如某某杯三等奖对升学作用不大,某某杯一次考试即可获奖等。某培训机构的宣传单上显示,2008-2009年迎春杯,该机构学员进入复赛人数就达2651人。

到1998年,“小升初”取消统一考试,“奥数”大张旗鼓地扮演起了选拔人才的角色,愈发火爆起来。

  一位律师说,奥数的异化是外界的工具化和功利化,完全是应试教育的结果,这和义务教育法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中国的孩子们太优秀了,即便是统一考试,估计很多人都能拿满分,这种情况下,奥数就起到了参考标准的作用,而且越搞越刁钻,越来越古怪。

2005年,北京出现了4万小学生报考“迎春杯”的盛大场面,当年年初,北京市叫停了该杯赛,并通报各区县教委,要求停止各类奥数辅导班和竞赛。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发布于校内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些涉及奥数培训的课外辅导机构纷纷停课,走

关键词:

奥数为什么还能屹立不倒,奥数成了名校升学筹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

详细>>

随着扬州市中小学生正式开学复课,在全省省辖

前些天新学期最早的率后天,阜阳市物价管理局、财政总局、教育部联合印发《关于衡阳市区中型Mini学饭店伙食费实...

详细>>

校方责任事故占事故总数的4.9%,死亡学生中因溺

二零一二年本市共有中型Mini学子(含进城务工人士随迁子女卡塔尔国146.13万人。据计算,在各样安全事故中,稍稍伤和...

详细>>

此次杨浦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

本报讯 (见习新闻报道工作者刘锟卡塔尔(英语:State of Qatar)今天是新学期开学第一天,杨浦区200多所中型Mini学和幼儿...

详细>>